香港六合彩公司,六合彩资料 六开彩开奖现场直播 六合彩资料大全 地下六合彩 六合彩图库 六合彩图 香港六合彩网站 六合彩大全 香港六合彩图库 六合彩开 六合彩挂牌 香港六合彩挂牌 六合彩票 六合彩现场直播 六合彩玄机 香港六合彩公司 www.testolandia.com六合彩官网 香港六合彩特码 六合彩管家婆 六合彩走势图 六合彩结果 六合彩马报 香港六合彩现场直播 六合彩白小姐 白小姐六合彩 六合彩直播 六合彩特码资料 六合彩免费资料 六合彩曾道人 香港六合彩资料大全 六合彩开码结果 香港六合彩管家婆 六合彩综合资料 香港六合彩网址 六合彩彩图 香港六合彩图 六合彩信息 今晚六合彩开什么 六合彩开什么 六合彩图纸 香港六合彩特码资料 香港马会六合彩 六合彩图片 六合彩预测 香港六合彩网 香港六合彩直播 香港地下六合彩 香港六合彩官方网站 六合彩全年资料 六合彩脑筋急转弯 六合彩官方网站 六合彩查询 六合彩开码现场 六合彩报 香港六合彩论坛 六合彩天线宝宝 香港六合彩结果

Baidu

笔趣阁 > 剑修行录 > 第一百章 我想做剑修

第一百章 我想做剑修

    “云雁,你回来了。”金灵儿穿了件蓝白相间的内门弟子服,蹦到眼前。她扑闪着大眼睛笑意盈盈:“快看快看,剑修院又多名弟子!”

    云雁沉下脸:“你忽悠的?她都伤成这样了,怎么还不关闭妖阵。”

    金灵儿嘟着嘴很委屈:“我没有忽悠……而且,大家不都这样训练的吗?”说完她一掌击打在怜生水所在的木桩,缠绕咆哮的妖兽烟雾瞬间尽散。

    “记得我凡人时,是砍了半年竹子,锻炼出比较强的肉身后,才来这里的。”云雁继续没好气:“徐泽龙来的时候也是旋照。现在就让她进行这种训练,太残忍了吧……”

    金灵儿跺跺脚刚要说话,木桩上的怜生水开口了:“云雁姐姐,别怪灵儿。是我……”

    尚未说完,她支撑不住,嘴里吐出几口鲜血。

    “嗤嗤”接着响起几声,高几阶的木桩上三团妖雾尽散。露出徐泽龙、林月枫与南宫雅尔。

    “我好久未曾到妖阵训练了。”南宫雅尔将她的涅凰剑幻回金弓,长度足有身形高度的三分之二,在夜雾里闪耀华美光芒。

    “真是令人怀念啊!”她似乎心情极好,纵身跃过来笑道:“见你一直在睡,我们走时就没有叫醒你。”

    “我可没睡好,神识遭受了天雷滚滚的袭击。”云雁一凝神,神识内部传来各种剧痛。被凛紫劈出的内伤,看来要较长时日才能恢复了。

    她席地而坐,听众人讲诉昏睡以后的情形。

    暮沉风将胡金石医治完毕后,送到了在天府国凡人地界,他以前购买的一处宅院安置。然后便偕同蓝犽外出,探查这次事件的消息。看来魔俢闯进宁远城这样的事,身为持剑的他也很上心。

    而怜生水在被大家劝慰后,情绪稳定了许多,并坚持要在仙迹崖留下来。

    “剑修这条路很辛苦的。”云雁拿手指在木桩上画圈圈,看着满身伤痕的怜生水:“原本……我是想征求你的想法。你是双灵根,虽比天灵根有所不及,但也是极好的天赋。”

    她伸手指指徐泽龙:“这家伙的师祖,是天机院的掌院灵虚道长,性子很和蔼。你可能不喜欢炼器,但天机院是个平和的地方,去那里修行是不错的选择。”

    怜生水对徐泽龙笑笑,抚摸着手里银剑轻声道:“徐师兄方才也对我说这个来着,这把白岚剑也是他送我的。”

    “天机院有徐泽龙师兄这样的人,定是极好的地方。”怜生水目光投向云雁:“但是姐姐……我……”

    她的声音变得颤抖,似回忆起昨夜种种:“爷爷被魔俢打伤了。阿月他……阿月他!”

    “雅尔姐姐说,他们想让他活着,说不定会把他的手接上去治好……可是,他们抢走了阿月!魔俢和坏仙师抢走了阿月!”

    “我……”怜生水肩膀耸动,面色悲戚:“我什么都不能做……只能眼睁睁看着爷爷晕倒,阿月被砍断手掌,从我手里丢掉!”

    云雁轻轻拍她肩膀,轻声安慰。身边各人也出口劝解,逗她开心,怜生水的情绪才慢慢平静下来。

    满月升空,宛如玉盘。墟渊水流淙淙,夜虫低鸣。

    轻柔的声音缓缓响起,少女接着吐露心声:“虽然素不相识,你和雅尔姐姐却拔剑相助。这份恩情,我永远记得。”

    怜生水清澈的双眼望着云雁:“第一次在泥人摊见到姐姐,我就很是羡慕憧憬。你是那么威风,美丽……”

    “哈哈哈!”

    “扑哧!”

    “咯咯咯……”

    声音各异,极为放肆的几声笑,突然从身边炸起。云雁扫着得意忘形的徐泽龙,林月枫与金灵儿,对他们怒目相向!

    怜生水愣了下,全然不知为什么气氛突然成这样。小脸涨的红红的,她低下头揪着花布衫衣角,对云雁嗫嚅着:“姐姐,我可是说错了什么……”

    “你没有说错!”云雁目光在周围几人身上冷冷扫过,一字字的重重说道:“我本来就威风美丽。”

    目光停在南宫雅尔身上时,但见她一腿弯曲足尖轻踮,抬头挺胸。右手搭个兰花指,轻拂自己长发,站得像个杂志封面模特。

    她手持金弓侧头望月,美艳绝伦,犀利昂然。就差没举个牌子写上:你算个蛋,瞧瞧我这样的!

    云雁忍不住长吐出口气。

    南宫雅尔高傲地瞥了过来。眼圆睁着,看她像看棵大白菜,嘴唇轻启:“你瞪着我作甚。”

    这些家伙,个个都如此让人生气,简直不能在一起愉快的玩耍!

    怜生水不知她正满肚子郁结,轻轻朝下说着:“当我听说自己可以修仙时,就已经决定了。”

    她声音变得坚强决然:“云雁姐姐,我要做像你这样的人。我想做剑修。”

    云雁呆成个木瓜,脑里反复回荡怜生水的话:我要做像你这样的人!

    这是种什么感觉?心头暖暖热热的,情绪飞扬似要高歌一曲。强烈的快乐自信撞击着胸膛,却又混淆了剧烈不安。

    她从开始修剑起,终日狼狈不堪,各种挨揍纠结。现在,居然有个小妹纸,对自己很认真,很认真,说出了这样的话。

    就这样,变成了别人憧憬奋斗的目标……

    可自己奋斗憧憬的目标,想要去做的那种人,又是什么呢?

    这个问题,以前从未想过。现在被情绪所刺激,云雁不免在心里轻轻自问。

    渐渐毫无意识地……脑中浮现出一个人。

    他头戴玄冠白衣胜雪,背负个大剑匣。眉插入鬓,寒极清极。如同一把出鞘冷剑,插入万年雪山峰巅上,与天地同立,湛然若神。

    是他?雪衣不染尘……

    云雁心里像被大锤猛击,惊惶得“噗通”软到地上,大张着嘴难以合上!

    自己懵懂之间,想见到的憧憬奋斗目标,居然是萧逸尘!

    在内心深处,自己居然想做——论剑山第一剑!

    坑你爹啊。

    怪不得世人总是说:最大的敌人是自己,连自己都难理解自己……如此之类话。

    冷汗涔涔直下,立刻微湿背脊。云雁双手撑地,两腿外八字跪在木桩上,眼神呆滞,宛如雕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