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六合彩公司,六合彩资料 六开彩开奖现场直播 六合彩资料大全 地下六合彩 六合彩图库 六合彩图 香港六合彩网站 六合彩大全 香港六合彩图库 六合彩开 六合彩挂牌 香港六合彩挂牌 六合彩票 六合彩现场直播 六合彩玄机 香港六合彩公司 www.testolandia.com六合彩官网 香港六合彩特码 六合彩管家婆 六合彩走势图 六合彩结果 六合彩马报 香港六合彩现场直播 六合彩白小姐 白小姐六合彩 六合彩直播 六合彩特码资料 六合彩免费资料 六合彩曾道人 香港六合彩资料大全 六合彩开码结果 香港六合彩管家婆 六合彩综合资料 香港六合彩网址 六合彩彩图 香港六合彩图 六合彩信息 今晚六合彩开什么 六合彩开什么 六合彩图纸 香港六合彩特码资料 香港马会六合彩 六合彩图片 六合彩预测 香港六合彩网 香港六合彩直播 香港地下六合彩 香港六合彩官方网站 六合彩全年资料 六合彩脑筋急转弯 六合彩官方网站 六合彩查询 六合彩开码现场 六合彩报 香港六合彩论坛 六合彩天线宝宝 香港六合彩结果

Baidu

笔趣阁 > 罗雀屋的杀人舞台剧 > 第八章寻找
    罗雀屋外

    屋后的小树林并不大,杨树长得也不是很紧密,只是这时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再加上下雨,所以在树林里行走变得十分不易。

    四个人之中,只有布和的口袋里带着一个微型的手电筒,借着这一点点的光亮,他们在扬树林中努力搜寻着梁泳心的下落。

    但是过了很久也没有找到半个人影,大家都有点气馁。

    边本颐毕竟是他们之中年纪最大的,己经有些吃不消了。他扶住身边的树干,一边捶打着肩膀,一边喘息着说:

    “这里已经都找遍了,都没有他的人影。我们还是回去问问屋里的人吧。再说这鬼天气越来越差了…”

    “可是,梁先生他……”布和有些犹豫。

    “哎呀!”边本颐有些不奈:“回去再说吧,我们在这里死找找不到也不是办法啊!”

    “……”

    布和似乎不想擅自作主,他以询问的眼光看向前面两人。

    蒋兴龙经过连续地折腾,也已经力不从心了,而且他满是泥水的衣服还没有换过,估计现在正浑身难受。不过,看他的样子还不打算放弃。他一边扶着一棵树,一边向四周打量。

    “要不你们先回去吧,我一个人再找一会儿。”罗意凡明显也不想放弃。

    “那…那么,你一个人行吗?”边本颐问

    “嗯,没事。”

    “我也留下。”蒋兴龙喘着气,拿过布和手里的手电筒四下照着。

    “不用了,你已经很累,回去找件衣服换上吧,我一个人可以了。”

    见罗意凡坚持,蒋兴龙也没有再多说什么,他实在也是累了。

    他把手里的手电筒交给罗意凡,说:“那你自己要小心了,不要离房子太远,有什么事就大声呼叫我们。”

    “嗯,我知道了,你们赶快回去吧,别忘了大家要聚在一起,今天晚上可不能再发生什么意外了。等天亮了,再一起想办法下山。”

    说完,罗意凡接过手电筒,一直目送其他三人走到房子大门口,才转身继续寻找。

    约莫过了5分钟左右,罗意凡突然停下脚步凝神听了一会儿,然后好像发现了什么似的向某一个方向急走而去……

    罗雀屋内

    罗意凡他们出去之后,屋子就只剩下了二个男人,白白胖胖的卫宝贵和一副单薄书生样的费古,这两个男人不仅看上去不强壮,而且还都很胆小,自始至终,他们都紧紧拉着自已老婆,没有提出过任何实质性的意见。

    这样一来,屋里剩下的几个女人中年龄最大,又最会冷静处事的元木槿便成为了这些人的主心骨。她虽然一开始也很惊慌,但很快冷静下来。

    见几个男人出去之后,她稍稍调整了一下情绪,开口说道:

    “大家,即然事情已经这样了,我们在这里干等也不是办法,赶快分头再找一遍吧,然后到客厅集合,再商量下一步该怎么办。你们看,怎么样?”

    “那…那就只能这样了,快开始吧,我们分配一下,谁去楼上?”陆绘美此时也冷静了一些,开口接上元木槿的话。她的眼睛不时地看向窗外,神色非常担忧。

    众人面面相觑,似乎谁也不想去楼上。

    元木槿只好再次开口,她大致看了一下留下来的有几人,然后询问两个男人:“你们去楼上可以吗?”

    “这……”卫宝贵和费古互看了一眼,又看了看自己的老婆和女友,面带犹豫。

    “现在屋里只剩下你们这两个男人了,女人们胆子都比较小。”元木槿做他们的工作,“而且上面的灯还开着,如果真有什么危险,你们两个男人也好对付一点不是吗?”

    “那好吧!”卫宝贵似乎下定了决心,“反正刚才也有人上去过了,再上去一次也无所谓。”

    他一拉老婆问:“你呢?”

    “我…我和你一起上去。”

    范芯儿拉紧了丈夫的手臂,小声的说。

    “好,那你们呢?”

    元木槿转向那对大学生情侣,询问他们。

    “好吧”费古点点头

    “我……我在下面等……。”何蜜娜小心翼翼地说。

    没想到她话音还未落,费古就一下子紧张起来,冲着她脱口而出:“不行。我们一起上去。”

    大家被他突如其来的变化吓了一跳,纷纷看向他。

    费古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一下子脸色变得很尴尬。他紧紧抓住女友胳膊的手微微发抖,嘴唇蠕动着,吞吞吐吐地说:“我…我只是不放心她……那个……她不上去,我…我也不去了……”

    “……”

    众人看向何蜜娜,她的头埋得低低地,好半天才说:“好吧,我们一起上去。”

    听到她的话,费古明显的松了一口气。

    元木槿有些不耐地看着这两个人,说:“那大家就赶快行动吧,找不到就立刻到客厅集合,快点吧。”

    于是,众人便开始分头行动。

    我们撇下上二楼的四个人不谈,先来说留在一楼的元木槿和陆绘美。

    在元木槿的指挥下,两个女人关好房间的窗户,锁上窗户锁扣,在房间四处大致看了一下,便离开了。

    离开时,也没有忘记把房门锁好,当然房间里的灯没有关。

    两人一前一后来到走廊里,经过刚才第一次的简单搜寻,所有地方的灯都被打开了,这也为两个女人壮了不少胆子。

    大至看过里里外外的地方之后,两人回到客厅。印入眼帘的是一片狼藉。

    元木槿说:“小陆,我们要不收拾一下吧,等几个男人回来也可以洗洗脸多少吃口东西,这样子放着不管肯定不行的。”

    “哦,好的。”陆绘美还是一脸担心的样子,她一边走到窗边向外张望,一边附和着。

    “你不用担心,”元木槿看了她一眼,一边自顾自先开始收拾餐桌,一边说:“他们四个人一定会呆在一起的,真有什么危险他们也应该可以对付的。”

    “唉!”陆绘美轻叹一声,心里无比后悔当时怎么不劝阻罗意凡不要来,“但愿明早有农民会上山来。”

    说着她挽了挽袖子,也帮起忙来。

    “哎,我记得刚上山时泳心曾说过这里请了个女仆,说是住在山下农民的家里,明天一早就会上山来的。”

    “真的吗?那太好了。”陆绘美带着惊喜地说。

    元木槿停下手里的活,仔细想了想说:“嗯…没错,泳心是这么说的。”

    “他不会骗我们吧……”

    陆绘美又担心地说,明显地在怀疑梁泳心。

    她的话让正低头准备整理菜盘的元木槿又再度抬起头来:“泳心失踪肯定另有原因,他不可能做什么毁桥的事的。不过,”元木槿放缓了语气,说:“他怎么会突然失踪我也搞不清楚,但我太了解他了,他不会做坏事的。”

    “是吗。”陆绘美明显不相信,但她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去厨房拿了抹布准备擦桌子。

    其实,在陆绘美心里,还有另一层担心,那就是罗意凡和梁泳心的关系,虽然没有证据,但凭着女人的直觉她可以感受得到。

    当她们在客厅里忙忙碌碌地时候,楼上的几个人已经进入了“赤焰”察看。

    当时的“赤焰”因为开着灯,房间显得一片火红。我们知道红色容易让眼睛产生重影,尤其是大片的红色。

    四个人在“赤焰”里只呆了一会儿就觉得眼睛很不适应。

    已走到阳台边的卫宝贵一把掀开火红色的窗帘说:“这儿的主人是不是有怪癖啊,怎么房间一会儿白,一会儿红的,看得人眼睛都花了。”

    他推开一侧的玻璃门,伸出头去看着外面。

    他的妻子紧走几步,跟在他的身后。而另两个人还是站在靠近门边的地方,紧紧挨在一起。

    卫宝贵踏出阳台一看,原来这里只是阳台的一个小折角,要转弯才能看到大部分阳台,于是他向转弯走去。

    “哎呀!!”

    突然,他脚下不知道被什么一拌,身体猛的向前倒去,还好他及时抓住阳台的护栏稳住身体。身后的范芯儿吓得尖叫一声,捂住了嘴巴。

    “妈的。”卫宝贵稳住身体之后骂了一句,马上回过头去看是什么拌了自己。

    范芯儿也跟着丈夫低下头去看。

    出现在两人视线里的是一条长长宽宽,刚好可以够两只手握住地,像手柄一样的金属突起物。它的位置紧靠墙壁底边,好像从墙壁里突出来的一样。

    “怎……怎么了?”费古有些怯生生的声音传来。

    后面的费古和何蜜娜此时向房间中央靠近了一点,他们伸长了脖子向阳台上的两人张望。

    卫宝贵没有理他,径自看着地上的突起物,并伸出两手抓住了它。

    “你小心一点,不要乱抓……”范芯儿提醒着丈夫。

    “没事,只是一个把手而已,我来看看它是做什么用的…嘿!…”

    “唔…这东西好沉啊!”卫宝贵想用力拉一下看看,结果发现很沉很沉,他用足了力气,也只拉起了一点点。这时,阳台内侧的墙壁像裂开一样打开了一条小缝。

    “哎!你们快来帮忙!”在范芯儿一起帮忙也没有打开的情况下,卫宝贵开口招呼起了屋子里的两个人。

    不过屋里的两人似乎还有些犹豫:“还是算了吧,都不知道下面有什么。”

    “哎!我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胆小,还算不算男人了,赶紧过来帮忙啊!”卫宝贵的属于记者独有的好奇心似乎被挑了起来,他大声训斥着费古,并要他赶快过去。”

    没有办法,费古只好走过去帮忙,不过他没意识到自已把女朋友留在了身后。

    三个人一起合力终于把那个把手拉了起来,这时墙壁上出现了一个长方形的洞口,非常狭小,只够一个人勉强爬行通过。看着这个洞口,三个人面面相觑,不知道是进去还是不进去。

    沉默了一会儿之后,最后还是好奇心占了上风,卫宝贵开口说:“我先爬进去,你们两个跟在我后面,记住,要跟紧了,如果我看到有什么危险,立刻大声喊叫,你们就赶紧后退,三个人一起出来,怎么样?”

    卫宝贵这话主要是对费古说的,他知道他的妻子会跟他一起行动的,他说完之后看着费古,等待他的回音。

    此时的费古脸上写满了害怕与担忧,他犹犹豫豫地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哎!这样吧,你跟在我们后面,如果听到我喊叫,你就可以第一个退出来,怎么样?快点决定。”卫宝贵催促他。

    听见卫宝贵这样说,费古也只好同意了。于是,由卫宝贵领头,三个人俯下身体一个一个地爬入位于墙壁底端的洞口。

    不过,好像还有一个人被他们遗忘了,那就是一直在后面默不作声的何蜜娜。而且,他们没有发现的是,此时何蜜娜安静就像空气一样,居然连呼吸声都已经听不见了……

    一一一

    进入洞口之后,卫宝贵发现里面是一个隔层,也只有洞口那么宽。也就是说,进入之后也只能爬着向前挪动。

    卫宝贵一边向前挪动身体一边对身后的妻子说:“这里可能是一楼和二楼之间的隔层,我们爬到对面看看。”

    “好。”范芯儿有些吃力的回答着,她的身后,紧紧地跟着费古,他的头几乎和范芯儿的鞋子挨到了一起。

    好不容易爬到了对面,卫宝贵伸出一只手推了一下对面的木板,没想到“咔嚓”一声,木板居然轻易地被推开了,向一侧打开,里面一片黑暗,什么都看不见。

    卫宝贵挪到开口边上,把手伸进去左右摸索着,想找一下是否有电源开关,不过没有。于是他调整了一下身体的位置开始上下摸索。

    他发现开口里面比他们爬过的这个隔层要宽阔得多,手摸了很久才摸到一个像开关一样的东西。此时他的半个身子已经探进了开口里面,胖胖的身材令他挪动有些艰难。

    身后的范芯儿有些担心地拉了拉他的脚说:“你当心一点,小心里面有危险。”

    “我知道了。”卫宝贵一边回答,一边动手按下了开关。

    果然是电灯开关,隔间里一下子灯火通明。卫宝贵松了一口气,正想要把整个身体挪进隔间,突然,后面传来了一声小小的惊叫,把他吓了一跳,暂时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惊叫声是排在最后的费古发出来的,随后传来一阵手忙脚乱向后退出去的声音。费古好像被什么吓到了一样,迅速地向来的地方爬出去,由于极度慌乱,途中还发出了好多次头撞到顶板的“嘭嘭”声。

    “他怎么了?……”范芯儿明显地也吓了一大跳,问自己丈夫的时候声音都有些发抖。

    “不…不知道”卫宝贵也不知道费古为什么突然这样。

    ‘难道他看到了什么?’心里暗想着,卫宝贵突然有种不祥的感觉,他对妻子说:“不管他了,我们赶紧看完也退出去吧,这鬼地方真让人慎得慌。”

    确实,卫宝贵心里已经开始有些后悔刚才的一时冲动了。

    他从木板的开口处爬出来以后,发现里面是一间长方形的小房间,空间并不大,至多只有二三平米左右。他一边站稳身体,一边用手示意妻子不要再出来了。

    然后,卫宝贵抬眼向房间里面看去……

    “!!”

    一一一一一

    楼下的元木槿和陆绘美已经大致收拾完客厅。餐桌上的菜也已经撤走一大半,只留下几盆看上去比较完整的菜和一些点心。元木槿还在厨房里放好一大盆热水,找了几条毛巾出来,准备等几个男人回来洗洗脸,多少吃一点东西。

    两个人站在客厅里看着自己的劳动成果,竟然不知不觉中生出了一丝女人的满足感。

    这时,她们的身后传来一阵“哒哒哒”地脚步声,两人不约而同地回过头去看…

    “大…大姐…”何蜜娜喘着气用一口标准的普通话喊着元木槿,并向她的方向径自跑过来,表情看上去相当恐慌。

    “你怎么了?”元木槿有些惊讶,这个女大学生不是一直跟着他男朋友吗,现在怎么会一个人下来,而且还……

    “我……”何蜜娜好不容易站定,她抓着元木槿的双手刚想说话。边上的陆绘美抢先开口问她:“是不是楼上出了什么事?找到梁泳心了?”

    “没…没有……”何蜜娜放缓了语气,朝楼梯方向不安地望着,说:“不是……是我自己跑下来的……那个…嗯……其实…我根本不是费古的女朋友,我是被他绑架来的!”吞吐了很久,何蜜娜终于下定决心,说出了最后一句话。

    “什么!”

    元木槿和陆绘美听到何蜜娜的话一下蒙了,今天发生的事实在太多了,让她们的大脑有些应接不暇。

    就在她们愣神的当口,楼梯上又传来急匆匆地脚步声。

    “他……他下来了!求求你们救救我!”

    何蜜娜听见声音,立刻满脸惶恐的躲到元木槿的身后,浑身颤抖不已。她的样子绝不像是在说慌,如果那害怕的样子是装出来的话,那么她就绝对可以去当一个专业演员了。

    果然,不一会儿,三个女人就看见了气急败坏地冲进客厅来的费古。他一进入客厅,不由分说就想冲上去抓何蜜娜,吓得何蜜娜直往后缩。

    元木槿毕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她一声呵斥,止住了费古的行动。

    “住手!你干什么!”

    边上的陆绘美虽然有些心慌,但也站到了元木槿的身边,两个女人一起怒视着眼前这个看上去软弱的男人。

    她们的反应一下子吓住了扑上来的费古,他站在那里盯着她们,气喘如牛,眼睛充血。

    “你们到底是怎么回事?!”元木槿问,她到现在还是一头雾水呢。

    “没有……没有……我…我只是担心她,她…她没说什么吧……”费古被元木槿一吼,居然结巴了起来,手也不停地在发抖。

    “她……没说什么吧……没…没有说什么吧……”费古重复着自己的话,脸色白得像死人一样。

    “她说你绑架了她,是不是真的?你们为什么会到这里来?”为了壮胆,陆绘美学着元木槿的样子一口气大声问出来。

    听见陆绘美的问话,费古的眼睛充血更厉害了,他一言不发地站了好一会儿,突然歇斯底里地怪叫一声,浑身筛糠似的发抖,眼珠瞪得几乎要突出眼框,然后他像个精神病人一样跌跌撞撞地向三个女人的方向走了几步,身子“咚”地一声倒在了地上,不停地抽搐,口吐白沫。

    “他…他这是怎么了?有什么毛病吗?”陆绘美被吓了一跳,转头问边上的元木槿。

    元木槿没有回答,她也被费古奇怪的样子吓到了,乱了方寸。

    惶恐地往后倒退几步,元木槿抓着身后何蜜娜的手问:“他有什么老毛病吗?不会死吧?”

    “我…我不知道……”何蜜娜已经吓得快昏过去了,她一个劲的摇头表示自己不知道。

    就在三个女人手足无措地时候,身后传来了开门的声音,同时一个让女人们肝胆俱裂的惨叫声也从楼上传入了她们的耳中一一

    “啊!!!一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