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六合彩公司,六合彩资料 六开彩开奖现场直播 六合彩资料大全 地下六合彩 六合彩图库 六合彩图 香港六合彩网站 六合彩大全 香港六合彩图库 六合彩开 六合彩挂牌 香港六合彩挂牌 六合彩票 六合彩现场直播 六合彩玄机 香港六合彩公司 www.testolandia.com六合彩官网 香港六合彩特码 六合彩管家婆 六合彩走势图 六合彩结果 六合彩马报 香港六合彩现场直播 六合彩白小姐 白小姐六合彩 六合彩直播 六合彩特码资料 六合彩免费资料 六合彩曾道人 香港六合彩资料大全 六合彩开码结果 香港六合彩管家婆 六合彩综合资料 香港六合彩网址 六合彩彩图 香港六合彩图 六合彩信息 今晚六合彩开什么 六合彩开什么 六合彩图纸 香港六合彩特码资料 香港马会六合彩 六合彩图片 六合彩预测 香港六合彩网 香港六合彩直播 香港地下六合彩 香港六合彩官方网站 六合彩全年资料 六合彩脑筋急转弯 六合彩官方网站 六合彩查询 六合彩开码现场 六合彩报 香港六合彩论坛 六合彩天线宝宝 香港六合彩结果

Baidu

笔趣阁 > 我当军户媳妇的那些年 > 第三十章 可 悲
    亲们,为书建立了一个书友群欢迎大家前来探讨么么哒。群号:257753341

    ---------------------------------------------------------------------------------------------------

    吱呀一声,门开了。沈兴南一手牵着安哥儿,一手提着一兜子的东西进屋来。

    “好阿宝别气了,乖,快来看看我给你带了什么回来。”他冲着已经梳洗了一番还坐在床上状似生闷气的女人招手。

    李云宝吸了吸小鼻子,慢慢的踱了过来,面前的一大一小两个男人献宝样的把那兜子东西放在桌上摆开。

    “诺,这是你指明要的杯子、牙具咱们一家人每人一个,就是这个牙具没以前府里用的好你将就将就啊,以后我给你买好的使。还有这个牙粉,也不好暂且先用着吧。还有这个木梳子,对了还有这个,阿宝我多给你寻了块铜镜,呵呵。”

    他手里拿着一块光可照人的小铜镜递给自己,脸上带着些讨好。见李云宝把镜子接了过去,他脸笑容更甚。

    “还有这个,你特意交代的——草纸。嗯,在驿站置办这些东西比外头贵上许多,我就没多买,就问驿卒要了一刀咱们先用着以后再买。”说到这李云宝居然看到他脸上略带红晕,心想这厮不会是害羞了吧?哈哈哈。

    沈兴南看到面前的小女人直盯着自己的脸瞧,突然就觉的脸更热了些忙岔开话题,

    “阿宝,你给我的一吊钱我都花光了,还有在前院我让驿卒置办了三桌席面花了三两银钱,这还剩二两,还你。”

    看着眼前这个正在一五一十的交代花销的男人,李云宝就感觉好不真实,又有些惊悚的觉得——尼玛,又被附身了不成?

    “你为什么要给我交代花销啊,你看着也不是这么居家的男人啊?”

    他能跟她说这是那时的他因为多年平淡窘迫的生活导致的吗?能跟她说他习惯了跟她交代自己每天的花销吗?能跟她说他喜欢跟她一起分享这些家长里短的事情享受这短暂的温馨时刻吗?

    能吗?不能,所以他有些小脾气的回答“我以为我这么做你会喜欢。”

    “好吧,我不问了至于这余下的银子你就自己收着呗。喏,再给你十两你一起装好啊,男人身上不能一点银钱都没有。”看他那样子,李云宝赶紧补救顺带又拿出了十两碎银递给他。

    沈兴南看着给他银子的小女人目光深远,好像又再回想什么。

    看了片刻,他接过银子收好,“我们也去吃饭去,估计前头酒席都备好了,你带着孩子跟二嫂她们坐一席。”嘱咐完就抱起正坐在椅上傻傻的看着自己爹娘的萌儿子,一手牵着李云宝出了门。

    来到驿站前院的大厅,李云宝老远的就看到沈府一干人等都处在大厅靠右的一个角落边,那里摆了三张大圆桌。

    刁爷带着四名衙差坐在最靠外的一张圆桌边,沈长义带着沈兴东、沈兴北、沈兴中几人围着刁爷他们正在献媚。

    见到沈兴南来了沈长义忙喊他“哎呀,三郎啊你可算来了,快快就等你了入席了。”

    “哼。”沈兴东有些阴狠的在一旁哼了一声。

    “三哥、三嫂。”沈兴北有些萎靡的向沈兴南他们蔫蔫的打着招呼。

    “三哥三嫂你们好。安哥儿怎么不喊五叔?”沈兴中殷勤的招呼着。

    众人相互见过礼后,都听从沈长义的安排落座,众位女眷带着孩子坐了靠里面的两桌,沈府的男人们同衙差坐了外头的这一桌。

    但是中间有个有趣的小插曲,这酒席都是十人一席,男人们的那桌就多出一个人来,沈长义他居然想都没想就把二少爷沈兴西赶到与女眷们一桌去了。

    口里还不停的解释“呵呵,如今我们也没了荣宠,就不讲究那些个虚礼啦,而且这都流放了自是不必计较那么多的,且让二郎与他姨娘坐一块去。”

    李云宝听了只觉的他沈长义真垃圾,明明是不喜欢这个儿子才这么安排的好吧。还找那借口遮掩,真是那什么来着?当了婊子还要立贞节牌坊的主啊!以为这么说就能遮掩住了不成?

    她还知道自家的那臭男人沈长义也是非常厌恶的,没给沈兴南安排走估计是看在他出了银钱的份上,再加之刁爷对沈兴南尚能看入眼的缘故吧。

    李云宝带着孩子也不多话只管一个劲的先把安哥儿喂的饱饱的,自己再动作迅速的吃的肚圆就带着孩子离了席。

    回到房间前李云宝跟驿卒又讨了热水娘俩简单的擦洗完毕就准备要歇下时,沈兴南带着酒气回来了,李云宝伺候着沈兴南就着水壶中剩下的温水擦洗了一番,一家才算消停的睡下。

    第二天天还没亮安哥儿就叫醒了李云宝说是要去嘘嘘,李云宝醒来看到沈兴南又已经起身了,没办法只能是自己带着孩子去茅房。

    带着孩子回来的路上看到两个人鬼鬼祟祟的从刁爷他们那间屋里闪了出来,又马上进了沈家人歇息的屋子,李云宝当即惊诧的抱着儿子赶紧回屋。

    回到屋子时,沈兴南已经打好水给他们母子备下了,原来他又是一大早起来帮他们母子二人打热水去了啊。

    见到李云宝惊慌的带着儿子回来,他疾步走到李云宝身后探出头在屋门外左右张望,却见外头并没有什么动静抬手就把门关上。

    沈兴南走过来拉起她的手问她:“别怕,怎么回事?你慢慢说。”

    “我,我刚带着儿子去嘘嘘,回来的时候看到对面那屋子出来两个人。我看那两人,那两人好像是二伯家的赵姨娘与大哥家的钱姨娘。”李云宝手指着刁爷他们屋子的方向对着沈兴南说。

    沈兴南把她怀里的安哥儿给抱了过去放到床上让他自己在床上玩着九连环,然后回身抱住李云宝动作轻柔的拍着她的后背哄“没事,别怕谁也欺不到你头上来,有我呢。”

    李云宝推开抱着自己的男人对着他说,“我不是怕,我就是觉得,觉得怎么说呢?就是觉得刁爷他们人看着还不错,不应该这样啊。而且姨娘们怎么会愿意的呢?他们就不能花些银钱疏通吗?非得用这个方法?在牢里头的时候不是都很清高来的吗?”

    听她说到这沈兴南急急的开口问:“在牢里怎么啦?你也遇到这事啦?你怎么不跟我说?你有没有受委屈?”

    “没,马三娘及时出现救了我,我没事。不过要是我有事你准备怎么办?”

    “我找机会把那人给千刀万剐了。”沈兴南目光阴沉面容冷酷双拳紧握的回答。

    “那你不计较?不在乎?”李云宝追问。

    “只要是你,只是你。无论变成什么样子我都可以的,我不能再失去你,不管任何缘由!”沈兴南又紧紧的把李云宝一把抱住。

    李云宝无奈的再次推开他说道“行了,我信你。别闹,孩子还看着呢,我要帮他洗漱啦。你洗了没?洗过了就自己先去换药,别挡我的事。”她有些脸红赶紧的找事情做。

    趁着李云宝娘俩洗漱打理自己的功夫,沈兴南自己在一边不紧不慢的给自己上药,一边上药一边还在思索着什么。

    不一会儿见李云宝都忙活好了,那厢沈兴南又开口。

    “阿宝,我跟你说件事,你听完自己心里明白就行,以后要多加小心防范这些人。”趁着还没出发,沈兴南拉过忙好的李云宝把她按在床边坐下,又给安哥儿几块点心让他自己吃着,他才跟李云宝开始娓娓道来。

    从他的口中李云宝得知当年的贾芙蓉其实也是个大醋坛子,在得知自己的丈夫要兼祧娶吴佩兰时,她生怕自己的丈夫以后被吴佩兰勾住了魂,就在她房中为丈夫买了名小妾来,也就是如今二少爷沈兴西的生母王姨娘。

    哪知道这吴佩兰还未进府,身边的王姨娘确已经好运的怀孕了,贾芙蓉妒忌气愤之下就使劲手段番折磨王姨娘。也是她运气好挺了过来,危难之时又刚好碰到进府不久也同样一下子怀孕了的吴佩兰,她见王姨娘与几个月大的沈兴西实在可怜才出面保了他们。

    贾芙蓉哪里肯依,为着这王姨娘与世子夫人吴佩兰就同二爷深长义闹僵了,足足花了两年的功夫才哄回了丈夫,这刚哄的丈夫回心转意自己好巧不巧的也再次怀孕了,怀的就是现在的四郎沈兴北。

    这下子她有了身孕也不便伺候丈夫啊,那怎么办呢?贾芙蓉便回自己的娘家找来了那位貌美娇柔的赵姨娘来伺候沈长义,同时又见沈长义这么容易使女子受孕而且都没有生出一个丫头的情况下,心下一狠干脆一劳永逸的给沈长义下了绝子汤。

    其实不论是吴佩兰也好还是王姨娘也罢,或者是贾芙蓉跟赵姨娘之流,甚至乃至是沈长义,他们在某些方面来讲都是很可悲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