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六合彩公司,六合彩资料 六开彩开奖现场直播 六合彩资料大全 地下六合彩 六合彩图库 六合彩图 香港六合彩网站 六合彩大全 香港六合彩图库 六合彩开 六合彩挂牌 香港六合彩挂牌 六合彩票 六合彩现场直播 六合彩玄机 香港六合彩公司 www.testolandia.com六合彩官网 香港六合彩特码 六合彩管家婆 六合彩走势图 六合彩结果 六合彩马报 香港六合彩现场直播 六合彩白小姐 白小姐六合彩 六合彩直播 六合彩特码资料 六合彩免费资料 六合彩曾道人 香港六合彩资料大全 六合彩开码结果 香港六合彩管家婆 六合彩综合资料 香港六合彩网址 六合彩彩图 香港六合彩图 六合彩信息 今晚六合彩开什么 六合彩开什么 六合彩图纸 香港六合彩特码资料 香港马会六合彩 六合彩图片 六合彩预测 香港六合彩网 香港六合彩直播 香港地下六合彩 香港六合彩官方网站 六合彩全年资料 六合彩脑筋急转弯 六合彩官方网站 六合彩查询 六合彩开码现场 六合彩报 香港六合彩论坛 六合彩天线宝宝 香港六合彩结果

Baidu

笔趣阁 > 三国之无赖兵王 > 第1189章 除了我没其他人能去

第1189章 除了我没其他人能去

    郭嘉最终还是率领大军往襄阳方向去了。

    曹军进入荆州,刘表连忙聚集大军迎战。

    双方大小历经十多场战斗,曹军离襄阳已是越来越近。

    从寿春出发,曹铄自庐江进入荆州,不一日来到鄳县。

    驻守鄳县的庞统得知曹铄来了,与吕布等人在城门口等候。

    远远望见曹铄,庞统等人策马上前。

    与他们见了礼,曹铄问道:“士元怎么驻扎在鄳县,没有向前推进?”

    “郭公率领大军已经去了。”庞统回道:“据说离襄阳已是不远。”

    “你让郭公先去了?”曹铄笑着说道:“不知士元是怎么说服的郭公?”

    “不用说服。”庞统说道:“夏侯将军在博望吃了大亏,郭公要是不肯出兵,夏侯将军也不答应。”

    “郭奉孝虽然出兵襄阳,可他心里却一定不会爽快。”曹铄说道:“这件事士元还真是做的差了。”

    “其实公子也知道,我军来到荆州,军粮根本没有筹措齐备。”庞统说道:“这场仗不是郭公他们去打,如果交给我军,恐怕根本没有胜算。”

    “我来了,胜算也就有了。”曹铄说道:“不过我还真没打算真的把刘表赶尽杀绝。”

    早就从得到的命令里分析出曹铄根本没有把荆州打下来的念头,庞统还是假装不太明白他的意思,目不转睛的看着曹铄。

    “刘表活着,对我们的好处远远大于他死了。”曹铄说道:“这次来到荆州,我的目的有两个。其一是逼迫刘表交出刘备,其二则是让刘表赔偿曹家损失。所谓人穷志短马瘦毛长,我和父亲最近都穷着,有这样捞钱的机会,难不成还能给错过了?”

    “又能让荆州刘表抵御江东孙家,又能从荆州捞到好处,公子可是真会算计。”庞统摇着头说道:“谁要是和公子为敌,他只能自求多福了。”

    “派个人去一趟襄阳。”曹铄说道:“告诉刘表,我要和他讨论罢兵。另外再派人去见郭公,请他把兵马驻扎在襄阳附近,暂时不要进攻,也不要袭扰百姓。从现在开始,刘表拒绝一条要求,我就打他一次,直到把他打的答应所有条件。”

    “公子不用派别人,还是我去。”庞统说道:“让别人去,有些话说不清楚。”

    “士元怎么能去?”庞统要去,曹铄连忙说道:“我军进入荆州,刘表此时正是无计可施,士元去了,万一他对你不利,岂不是让我投鼠忌器?”

    “正因为不会有任何闪失,我才决定亲自去一趟襄阳。”庞统说道:“曹家大军压境,如果推进的太多,即使是江东恐怕也会有所忌惮。刘表要是敢把我怎样,公子恰好有理由攻破襄阳,把他给灭了。以我对刘表的了解,他可没有这样的魄力。”

    “士元说的不错,可我还是觉得不妥。”曹铄摆了摆手,再次否决庞统的提议。

    庞统抱拳躬身对曹铄说道:“恳请公子允准我去襄阳。”

    “真的不行!”庞统决意要去襄阳,曹铄说道:“虽说刘表胸无大志,我军来到荆州他已是慌了,可也难保他不会狗急跳墙。”

    “公子难不成不相信我的辩才?”庞统说道:“越是凶险的地方,越是不能让其他人去。只有我去,才能让刘表大开襄阳,把公子待为上宾。”

    曹铄眉头紧锁,还是不太放心庞统去襄阳。

    一旁的田丰说道:“公子,士元说的没错,除了他去,也就只有我去……”

    “你去?”看向田丰,曹铄摆着手说道:“你性情刚烈,士元去了我多少还有些把握,你要是去了,恐怕回头我得给你收尸。”

    田丰嘿嘿一笑:“公子可不敢这么说……”

    “元皓不能去,也只有我去。”庞统又一次向曹铄行了个大礼说道:“还请公子务必成全。”

    “行!”曹铄终于松了口,他向一旁的田丰说道:“把附近的火舞召来,让他们暗中保护,千万不能让士元受到半点损伤。”

    “公子不必如此。”庞统说道:“我去了襄阳,刘表要是不打算杀我,即使没有火舞保护,我也安然无恙。假如他真有杀我的心思,火舞倾巢出动,公子也只能为我收尸了。”

    “告诉刘表。”曹铄对庞统说道:“他只要敢动你一根头发,我就夷他九族!”

    “这句话公子可不敢乱说。”田丰在一旁小声提醒道:“刘表也是当今皇亲,公子要夷他九族,岂不是连带着当今陛下……”

    “那又怎么样?”曹铄说道:“刘表敢动士元一下,让他试试!”

    田丰没再多说。

    追随曹铄有些日子,对他的脾性田丰当然已经十分了解。

    庞统一旦真的出事,诛杀当今皇帝虽然不至于,可曹铄却绝对会让住在许都的那位小皇帝过的不太逍遥。

    “公子心意我已明白。”庞统说道:“我这就去襄阳,等到公子率军前往,刘表必定会大开城门,迎接公子进城。”

    “士元万万小心!”曹铄并没有嘱咐庞统一定要把事情办成,而是提醒他一定小心。

    心中感激,庞统第三次向曹铄行了个躬身大礼。

    庞统奉命前往襄阳的时候,郭嘉已经打到了襄阳城外。

    作为荆州治所,襄阳城池高坚,轻易还真不一定能够打进去。

    主将已经换成郭嘉,曹军连战连捷,夏侯惇杀的是十分爽快。

    骑着战马,他只身一人来到襄阳城外。

    提着长戟指向城头,夏侯惇喊道:“我军来到襄阳,你究竟是战是降,总得给个明白话。整天龟缩在城里,也不出城厮杀,也不向我军纳降,究竟想要怎样?”

    城头上,一员荆州将领看着叫骂的夏侯惇,向站在身前观望的刘表说道:“末将请战,把夏侯惇的人头取来献给明公。”

    心中正在烦闷,听见这位将军说话,刘表回头看了他一眼。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得知曹军进了荆州,特意从长沙来到这里驰援的黄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