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六合彩公司,六合彩资料 六开彩开奖现场直播 六合彩资料大全 地下六合彩 六合彩图库 六合彩图 香港六合彩网站 六合彩大全 香港六合彩图库 六合彩开 六合彩挂牌 香港六合彩挂牌 六合彩票 六合彩现场直播 六合彩玄机 香港六合彩公司 www.testolandia.com六合彩官网 香港六合彩特码 六合彩管家婆 六合彩走势图 六合彩结果 六合彩马报 香港六合彩现场直播 六合彩白小姐 白小姐六合彩 六合彩直播 六合彩特码资料 六合彩免费资料 六合彩曾道人 香港六合彩资料大全 六合彩开码结果 香港六合彩管家婆 六合彩综合资料 香港六合彩网址 六合彩彩图 香港六合彩图 六合彩信息 今晚六合彩开什么 六合彩开什么 六合彩图纸 香港六合彩特码资料 香港马会六合彩 六合彩图片 六合彩预测 香港六合彩网 香港六合彩直播 香港地下六合彩 香港六合彩官方网站 六合彩全年资料 六合彩脑筋急转弯 六合彩官方网站 六合彩查询 六合彩开码现场 六合彩报 香港六合彩论坛 六合彩天线宝宝 香港六合彩结果

Baidu

笔趣阁 > 万古皆妖 > 第一百七十一章 凶相毕露

第一百七十一章 凶相毕露

    鲁咬金何许人也?

    北芦州岭北第一大派乾元派的内门首席,四派二世家三代弟子第一人,以霸道入武道的绝世凶人!论地位、论实力,岭北之地数十万里之巨,也唯有血煞宗血圣子能稳压其一头,在整个北芦州都是有名有姓的武道天才!

    与他相比,天行派内风光无限、万人崇拜的内门大师兄万剑恒,也只有陪敬末座的份儿,至于像古六通这种在岭北修行界还算小有名气的后起之秀,连给其当随从的资格都没有!

    这决计没有半分夸张,君不见张狂嚣张得不可一世的阴家少主阴无命,见了他后瞬间缩卵,脸都被打肿了都不敢掀桌子翻脸的鹌鹑模样?

    此等绝顶人物,外表的粗俗和憨直都不过恶狼混迹羊群的面具,若无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霸烈意志,何谈以霸道入武道、横推十方的霸绝武道?

    现在,他被苏北威胁了!

    被一个名不经传的小人物威胁了……这种感觉,像极一头狮子假装恶狼戏弄羊群的时候,被一只他都没拿正眼瞧的兔子跳起来“啪啪啪”的打了脸!

    他的内心是懵逼的!

    “嘿……”回过神来,鲁咬金忽然怪笑着拍了拍他那颗纹着朱雀图案的妖异光头,咧着一口铡刀似得的钢牙森然道,“有点儿意思啊……”

    说话间,他身上突然宛如火山爆发一般突兀的狂涌出一股子暴烈至极的凶蛮气势,蛮横的冲天而起卷向苏北,凌空虚立的阴无命与古六通、柳千钧等人只不过被余波一扫,无不眼皮狂跳、心神不宁,连连后退。无广告的站点。

    假装恶狼的狂狮,终于撕破脸皮露出它百兽之王的凶气!

    阴无命与古六通等人不过是被波及,便有如此大的反应,首当其冲的苏北所承受的冲击自然更强,便见他本就白皙的脸色霎时间就更白了几分,几乎能清晰得看到皮肤下的青色血管,浑身冒起鸡皮疙瘩,一股彻骨的寒意让他浑身僵直,背心迅速渗出丝丝冷汗!

    这凶蛮气势,乃是鲁咬金历经无数次舍命鏖战、生死凶险的积累,再融入他自身霸绝武道意志而成,莫说是同阶修士,等闲的通玄真人,若无丰富的杀场经历,与之对战都会被其气势压制!

    岭北四派二世家三代第一人,岂是虚言?

    直面鲁咬金的恐怖气势,苏北只觉得身子既像是戳了无数破洞的破麻袋,浑身透风冷得他牙齿打颤,又像是灌满了铅的铁人,沉重得他呼吸困难……

    不是他不想进攻破掉鲁咬金的气势,而是他已经被鲁咬金的气势彻底压制,自身的真元凝结不起来,如何进攻?

    也不是他不想躲,而是他不能躲,因为大黄在他身后……

    老话说失去过才懂的珍贵,苏北刚刚经历过失去大黄的大恐惧,现在无论谁想去打扰大黄死而复活,都必须先踏过他的尸体!

    “我不能躲、我不能躲、我不能躲……”

    进不了、退不得,苏北只能像是中了魔障一样的在心里反反复复的念叨着,死死的咬着一口钢牙硬抗、死撑,短短十几息的时间,他额头就已经浮出密密麻麻的豆大汗珠,身子更是抖如筛子,几乎能御空都快要维持不住。

    鲁咬金望着瞳孔渐渐涣散的苏北,脸上的怪笑越发的浓郁,庞大的身躯微微一动,凶蛮的气势再度拔高一大截,空中都浮现出丝丝肉眼可见的血色……气势实质化,这是即将凝结成威压的预兆啊!

    许多即将破阶入齐天的通玄真人都未必能摸到门槛的威压,鲁咬金在真我阶就已经领悟其精髓,足见其不凡!

    以苏北和鲁咬金的实力差距,鲁咬金若想要收拾苏北,决计用不了十招,若是下杀手,或许三合之内便能将苏北生生轰杀,但鲁咬金没有,他选择用自身的气势一点一滴的彻底击垮苏北!

    不是鲁咬金手软,相反,这才是他的狠辣之处!

    修士修的便是那一口勇猛精进的气、那颗战天斗地的心,若没了这口气、这颗心,纵然是闪耀九州的绝世天才,也会迅速沦落成一堆谁也扶不起的烂泥,一具畏首畏尾的行尸走肉!

    有道是坏人修行犹如杀人父母,鲁咬金这一手,简直比杀了苏北更狠!

    鲁咬金的意图,阴无命看出来,他躲得远远的,抱着双手兴致勃勃的看戏……目睹一个还有几分实力的小天才变成烂泥的机会,可不常有!

    古六通和柳千钧他们同样也是心知肚明,古六通数次想要硬扛着鲁咬金的气势冲上去将苏北拖走,可还未靠近便被一股森冷的杀机生生吓退,他心知那是鲁咬金对他的警告,他若执意靠近,鲁咬金定会毫不犹豫的出手,一击必杀……他丝毫不怀疑,鲁咬金一招就将他轰成重伤,两击便能将他击杀!

    “苏师弟,坚持住啊,大黄兄弟很快就回来了!”古六通站在远处声嘶力竭的大喊着,力求让苏北保持清醒,拖到大黄破阶出关,“只要以大黄兄弟破阶成功,鲁咬金再强,也不过是一爪子拍死还是两爪子拍死的区别!”

    “姓苏的,给姑奶奶抗住了,你是带把儿的爷们,别怂!”柳千钧双目晶莹的嘶喊着,眼角不断的瞄着鲁咬金那强壮得跟人形凶兽一样的庞大身影,抓着蟠龙亮银枪的手剧烈的颤抖着……她不是恐惧,而是在极力克制着冲上去往鲁咬金身上捅上百八十个透明窟窿的冲动。

    “大师兄,跟他干啊,哪个缩卵哪个是哈皮啊!”

    莫非云的眼界不及古六通和柳千钧,不明白苏北现在的处境,但这并不妨碍跟着古六通和柳千钧为苏北摇旗呐喊。

    鲁咬金根本就不在乎在一旁上蹿下跳的古六通、柳千钧等人,或者说,他很享受这种当着亲朋好友的面生生将其击垮的感觉,这让他有一种将他人玩弄于股掌之中的变态快感!

    只是让他心里略略有些诧异的是,这个小白脸的意志,似乎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坚韧啊,竟然能在他的气势下坚持这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