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六合彩公司,六合彩资料 六开彩开奖现场直播 六合彩资料大全 地下六合彩 六合彩图库 六合彩图 香港六合彩网站 六合彩大全 香港六合彩图库 六合彩开 六合彩挂牌 香港六合彩挂牌 六合彩票 六合彩现场直播 六合彩玄机 香港六合彩公司 www.testolandia.com六合彩官网 香港六合彩特码 六合彩管家婆 六合彩走势图 六合彩结果 六合彩马报 香港六合彩现场直播 六合彩白小姐 白小姐六合彩 六合彩直播 六合彩特码资料 六合彩免费资料 六合彩曾道人 香港六合彩资料大全 六合彩开码结果 香港六合彩管家婆 六合彩综合资料 香港六合彩网址 六合彩彩图 香港六合彩图 六合彩信息 今晚六合彩开什么 六合彩开什么 六合彩图纸 香港六合彩特码资料 香港马会六合彩 六合彩图片 六合彩预测 香港六合彩网 香港六合彩直播 香港地下六合彩 香港六合彩官方网站 六合彩全年资料 六合彩脑筋急转弯 六合彩官方网站 六合彩查询 六合彩开码现场 六合彩报 香港六合彩论坛 六合彩天线宝宝 香港六合彩结果

Baidu

笔趣阁 > 御鬼者传奇 > 第2215章 魔魇异兽(第五更爆发)

第2215章 魔魇异兽(第五更爆发)

    “唰啦啦——”电光火石间,猎獬汇聚出五条粗长淡金锁链,朝着黑树狂抽猛甩,“砰砰砰、啪啪啪!”挟裹火劲的锁链抽得对方应声粉碎。

    与此同时,婴白鬼也一口气释放出近百道火劲血如,立刻就把剩余的那些家伙消灭殆尽。

    “就是现在。”关横正要迈大步冲进光圈,可是下个瞬间,他陡忽预感到有什么不对劲,倏地驻足不前,而后用脚尖挑起身边一块石头,迅速将其踢进光圈范围。

    “嗤!”就在关横瞪视之下,那个石子霎时被圈内不知名的力量碾成了齑粉,继而消失,猎獬在他旁边,见此情景也吓了一跳:“怎么?难道不能随便往里面闯?”

    “嗯,也许就是这样。”关横叹息一声说道:“难道咱们就要在外面光看着不成?”

    “嗡嗡嗡——嗡嗡嗡——”

    他的话音甫落,自己怀里那个巴掌大的镇守俑突然晃颤出声。关横把它拿在手中,心中有些纳闷,猎獬此刻提醒道:“你不是说,是这镇守俑把自己吸引过来的吗?也许它有办法把咱们带进去。”

    “呃……”听了对方的话,关横不置可否的答应了一声,还是沉吟不语。

    突然间,这镇守俑陡忽泛起诡异光芒,关横瞧见这人俑的周身上下再次浮现出赤红细纹,紧接着自己手掌上也出现了同样的东西。

    “奇怪,这些明明都是火灵气,难道说……”关横下意识让掌心泛出一股微弱的原火之力,镇守俑那些细纹顿时把此物吸收殆尽,紧接着,他觉得手里一沉,立刻就把镇守俑扔在了地上。

    “呼呼呼——唰唰唰——”霎时间风声陡起,巴掌大的镇守俑应声猛长,可是就到齐人高左右的时候,它的躯体就再也没有变化了。

    “咯咯……咯咯……”此时此刻,镇守俑周身泛起阵阵摩擦声响,它眸中红芒一现,随即朝着关横半跪行礼。

    猎獬在旁边说道:“这家伙怎么对你如此顺从了?”

    “大概是因为这个。”关横在猎獬面前晃了晃手里浮现的赤红细纹,他继续道:“自从在巨大镇守俑体内,你让我摁住那些细纹以后,它们就有一部分跑到了我手上,另一部分留在了这人俑身上。”

    “原来如此,我想就是因为这样,你们之间才有了某种联系,现在它要向变大,就得靠你输送火灵气维持,你说呢?”

    听了猎獬的话,关横微微颌首:“说的不错。”接着他又对半跪在地的镇守俑说道:“你现在能否带我们进入这个光圈内的邪气黑洞?”

    闻听此言,镇守俑连连点头,它是不可能会说话的,不过打几个手势表述自己的意思还可以办到。

    就这样,镇守俑示意关横跟在自己身后,以便随时补充缺失的火灵气,接着便引领他们走进了光圈内。

    “呼呼呼——”镇守俑一踏入内部,周围莫名其妙的气息顿时迅速碾压过来,关横低呼一声:“小心点,猎獬,婴白鬼,你们都往我这边靠拢。”

    闻听此言,它俩也不敢怠慢,俱都紧跟在关横周围,恰在这时,镇守俑周身倏地散发出炽烈红芒,把自己和身后的关横全部罩了进去。

    “砰砰砰!啪啪啪!”那些气息撞在镇守俑布置的红芒屏障表面,顿时被烧得嗞嗞嗞作响,继而消失不见了。

    “呵呵呵,果然还是得靠你才行。”关横在镇守俑身后笑道:“不错嘛。”

    说话间,大家已经前行到了邪气黑洞中间地段,说起来,这里的道路不算很宽阔,只是四处蔓延着漆黑邪气,视线不能及远,透着无限诡异的妖雰。

    “呜呜呜……”此时此刻,前方不远陡忽传来阵阵尖啸声,关横和猎獬对望了一眼,俱都不清楚对方的来头,就在下一刻,镇守俑突然扭身对关横示意,让他给自己灌注大量原火之力。

    “我明白了,你是现在这里巨大化?好,原火之力要多少有多少!”关横大笑道:“只要能顺遂你的心意,把邪气黑洞这里彻底摧毁,我绝对支持。”

    “嗷呜!!”这一刻,镇守俑昂首咆哮,似乎感觉到关横这个新主人还真不错,“啪!”关横此时伸手摁住对方背部,将无数火灵气输送进了它的体内。

    “除了这些,我再送给你一些格外的东西。”关横此言甫一出口,倏然间再次灌注对方不少碧绿气息,嘴里好还叫道:“有木,火必旺,这木灵气肯定会让你的原火劲威力飙升!”

    闻听此言,镇守俑大吼一声,随即暴长身躯,再次变为了达到十丈的高度,紧接着朝远方,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咆哮:“嗷嗷嗷——”

    “砰砰砰——轰轰轰!”霎时间,这凶猛响声仿佛化作一股惊涛骇浪,席卷了偌大邪气黑洞的每一个角落,所到之处,邪气溃散化为乌有,代替漆黑雾气,此地竟然出现了高炽的火红颜色。

    “这周围,好像是一个巨大的异空间洞窟,和龙鳞火猄它们居住的地方不一样,此处就是为了存储或者禁锢某些东西开辟出来的。”

    此时此刻,猎獬分析道:“这只巨大镇守俑,很可能就是被派到此处守卫洞窟的。”

    “应该没错,被禁锢的,八成就是前面那些东西。”

    因为周围漆黑邪气都被镇守俑释放的原火之力炼化,关横视线大好,正瞧见前面有两团漆黑怪影,正盯着自己这边目不转睛,释放着无穷无尽的凶戾杀意。

    “哼,你们这些畜生在看什么?是不是找死?”电光火石间,关横身上顿时泛起高炽的五行灵气彩芒,要知道他可是击杀万魇邪王的强者,又岂会畏惧面前那几只小小怪物?

    “嗷呜?!”猛然间感到关横的杀气非比寻常,两团发出低鸣的漆黑怪影顿时胆怯了三分。

    恰在这时,巨大镇守俑释放大部分火灵气,再次缩小到齐人高左右来了,那是因为它把周围环境变为了高炽烈焰的红色,力量几乎耗尽了九成的缘故。

    “呜呜呜……”镇守俑似乎极为痛恨两团黑影,随即扭头对关横低吼一声,表示要将其彻底消灭。

    “这镇守俑是衍生千年的深造之物,虽说没什么灵智,只是因为需要我给它灌注火灵气,故此服从于我。”关横瞧了镇守俑一眼,心中暗道:“不过它在动手前还能像我请示一下,倒还算懂礼貌。”

    想到此处,他一挥手说道:“上吧,把那两个彻底消灭。”

    “嗷嗷嗷——”闻听此言,镇守俑昂首咆哮,显得十分亢奋,紧接着就朝两团漆黑怪影冲了过去。

    “叽叽叽——”对方见到强敌袭来,都是尖叫着向空中飞去,关横此时仔细观瞧,原来是一对散发着邪气的墨黑血影,模样煞是古怪。

    “咦,我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这种东西……”猎獬在关横身边嘀咕道:“就是一时想不起来了?”

    “我说,你是不是上了几岁年纪,就已经变得痴呆了?!”关横此时奚落对方道:“或者说,你根本就没见过对方,只是自己记错了。”

    “不可能,我对它们肯定有印象!”猎獬不服气的叫道:“我……”它刚要继续往下说,对面的镇守俑已经和黑影斗了起来。

    “呼呼呼——噌噌噌——”两团疾影挟风乱窜,速度快似闪电,不停在对方面前绕圈。

    这俩狡猾的家伙似乎知道,镇守俑最不擅长的就是快速挪移,故此想用这种手段袭扰对方。

    可是镇守俑之前得到关横的精纯火灵气补充,此刻力量大增,面对高速移动的对手,它在第一时间采取了更迅猛的行动。

    “砰——轰隆!”沉重无比的拳劲猛力击打地面,暴响声接连不断,周围空间也为之剧烈震颤起来。

    方才变成十丈高巨人的时候,镇守俑已经把大量原火之力散布在这个空间每一个角落,也让此处绽现炽热的红芒,这不光是为了驱除炼化附近的邪气,更是镇守俑为了对付两个强敌所做的准备。

    此时此刻,拳劲轰击地面,引发空间震动,让所有的原火之力向着镇守俑这边迅速靠拢,那两只不停飞舞旋转的黑影顷刻间倒了大霉。

    “嗤嗤嗤!”劲风陡响,它们因为移动过快,顿时和空中原火劲产生剧烈摩擦,竟然自己烧了起来。

    “吱吱吱——”

    由于被原火烈焰烧灼,那两团魔魇黑影顿时发出凄厉嚎叫,震得关横的双耳饱受刺激,下一刻,他已经忍不住“腾腾腾”向后连退了好几步,嘴里嚷道:“这俩畜生的吼声怎么如此奇怪?”

    “我想起来了它们的名字了!”旁边的猎獬也被对方叫声惊扰,却因此回忆起了这俩家伙的来历,便急忙说道:“它们应该叫做‘魔魇黑兽’才对。”

    “呼呼呼——砰砰砰!”说时迟,那时快,就在猎獬点破对方来历的瞬间,镇守俑已经朝着向地面飞来的双兽发动进攻,或拳或掌迅疾无伦,接二连三打中对方的魔魇气息。

    一边观战,关横一边问道:“这魔魇黑兽是什么来历?”猎獬叹了一口气说道:“说起来还是很早以前的事情,我那个时候刚刚归顺金神蓐收大人……”

    原来就在当年五行神的一次聚会上,附近突然产生空间缝隙,有不少天邪域、邪魇一族的强者冲杀进来,试图攻占人间界这个地盘。

    因为五行神俱都是上古灵族后裔,久与这类对手厮杀恶斗,所以便没有把这些二、三流的货色放在眼里,举手之间就把对方灭得一个不剩。

    谁知道,麻烦事也随即而来,由于水神玄冥一时大意,没有来得及处理两具邪魇族人的尸骸,只是将他们随手轰碎,导致那两个家伙的本源魔魇邪气聚而未散,还变成了一双到处为祸的“魔魇黑兽”。

    等到五行神发现对方的时候,已经是几天以后的事情了。擒住两只魔魇黑兽时,他们几个各自都有急事要办,没办法将其立即处理掉,因为这是变异的邪兽,如果留下首尾,早晚还会死灰复燃。

    于是大家合力开辟出了一个小空间,把两只黑兽丢进去,还留下了火神祝融派去的看守……

    “可能到最后,因为时间过得太久,五行神都把这件事彻底忘了。”

    猎獬接着说道:“我敢肯定,这镇守俑就是留在此处看守魔魇黑兽的,经过多年纠缠,对方也许有了撕开空间缝隙的力量,再加上镇守俑蕴藏的火灵气即将耗尽,所以才被对方有机可乘,释放了大股邪气出去。”

    “是这样,那咱们就应该替五行神把这俩渣滓打发掉,免得它们遗祸人间……”关横说着,正要摸自己的似雪弓,突然笑着把手放下了:“嘿嘿,差点忘了,黑兽是要让镇守俑自己亲手打败才行。”

    “砰!”说时迟,那时快,前方的镇守俑陡出一拳,不偏不倚轰中左边黑兽,那家伙被拳劲所催,顿时惨嚎着向后倒掠而去,它的同伴心生胆怯之意,也跟着飞了过去。

    “嗷呜——吼!!”镇守俑一招得手,即刻发出咆哮声,迈开大步紧追不舍。

    “呼呼呼——唰唰唰——”霎时间风声陡起,两只黑兽突然互相搂抱着顺势翻滚,朝着镇守俑猛力撞来,“嘭!”因为只顾着追击对方,人俑疏于防范,立刻应声倒飞出去。

    “扑通!”摔倒在地的瞬间,镇守俑一骨碌身站了起来,关横在它身后不远提醒道:“喂,别光顾着欺身攻击,想想别的办法。”

    “呜呜呜……”

    那人俑缺少灵智,但关横的话它还是能听懂几分,说时迟,那时快,镇守俑猛地一张嘴,朝着两个魔魇黑兽喷出大股炽烈红芒,“嗖嗖嗖!”这红芒沾到空气的瞬间即刻化为翻卷火浪,搂抱在一起的黑兽砰然撞在上面,顿时被烧了起来。

    “吱吱吱——吱吱吱——”一只黑兽发出凄厉惨叫,自己本身的魔魇气息登时被炼化大半,它的同伴一见,双眸立刻迸现凶芒,呼的一声,这家伙化为大片魔魇邪雾,将重伤的同类笼罩在其中。

    “呃,它们好像是在吞噬融合呢。”

    “哼,垂死挣扎而已。”关横的话音甫落,魔魇邪雾内骤忽传来了凶猛厉吼:“吱吱吱——”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