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六合彩公司,六合彩资料 六开彩开奖现场直播 六合彩资料大全 地下六合彩 六合彩图库 六合彩图 香港六合彩网站 六合彩大全 香港六合彩图库 六合彩开 六合彩挂牌 香港六合彩挂牌 六合彩票 六合彩现场直播 六合彩玄机 香港六合彩公司 www.testolandia.com六合彩官网 香港六合彩特码 六合彩管家婆 六合彩走势图 六合彩结果 六合彩马报 香港六合彩现场直播 六合彩白小姐 白小姐六合彩 六合彩直播 六合彩特码资料 六合彩免费资料 六合彩曾道人 香港六合彩资料大全 六合彩开码结果 香港六合彩管家婆 六合彩综合资料 香港六合彩网址 六合彩彩图 香港六合彩图 六合彩信息 今晚六合彩开什么 六合彩开什么 六合彩图纸 香港六合彩特码资料 香港马会六合彩 六合彩图片 六合彩预测 香港六合彩网 香港六合彩直播 香港地下六合彩 香港六合彩官方网站 六合彩全年资料 六合彩脑筋急转弯 六合彩官方网站 六合彩查询 六合彩开码现场 六合彩报 香港六合彩论坛 六合彩天线宝宝 香港六合彩结果

Baidu

笔趣阁 > 人间鬼事 > 正文_第1597章 焚尸炉中人

正文_第1597章 焚尸炉中人

    “估计是拉肚子吧?没准等等就回来了。”新人起身走到门口,把门拉开看了看外头说道。门外是一处空旷的广场,广场当中有一处专门给人焚化香烛纸钱的焚化池。晚上风一起,席卷得池子里没有来得及清理干净的灰烬一通乱舞。新人看着那股子灰烬,不由得打了个冷颤。火葬场是干嘛的地方?烧死人的地方。这大晚上的,说实话他连屎都要憋到第二天天亮才拉。现在让他出去找人?他还没那个胆子。

    “算了,你胆子还没练出来,我去!”人家一琢磨,就明白新人为啥在找借口不去了。点了支烟,他拉开座椅朝门外走去道。在这里干了十来年了,他最开始也跟新人一样的胆小。习惯成自然,等他习惯了工作环境之后,自然也就不再害怕。甚至于你现在让他去焚化炉旁边睡觉他都敢。

    “特么掉坑里去了?”来到厕所门口,人敲了敲虚掩着门招呼了一声。两人出来也不知道干嘛,在他想来,大晚上总不会去找小姐来火葬场嗨皮吧。想来想去,只有上厕所的可能性是最大的。

    “人呢?这两个货难道真溜出去玩去了?”喊了两声没见人答应,推开门走进去一看,厕所里压根就没人。挠挠头,人家在那里猜疑起来。回头朝值班室里走去,他决定待会给这两人打个电话,问问他们到底在哪。要是真出去玩了,那今天全体值班人员的夜宵可就要让他们负责了。特么你出去嗨皮,我们在这里值班,吃你一顿夜宵也是正当名分的。人家心里琢磨着,随手就把烟蒂给扔在了地上。

    “叮当当!”隐约间,一声金属落地的声音传了过来。循声望去,值班员发现声音是从焚化间那边传来的。脚下顿了顿,他摇摇头继续朝值班室走去。估摸着,又是那两只野猫撞倒了什么吧?他心里想着。火葬场一般都会建造在郊外,远离城市。火葬场什么多,骨灰多,还有供品多。谁也不乐意见自己的先人就那么孤零零上路不是?供品随着遗体一起推进焚化间,遗体被火化,供品基本上就会堆积到一处,然后等人走了分批次给扔了。久而久之,那些个附近的猫啊狗的,就把这里当成了集体食堂。人讲究忌讳,不去动供品。它们可没那么多讲究。

    “叮叮叮!”才走没几步,又是一阵金属磕碰的声音传来。

    “这尼玛还没完没了了?”值班员嘴里骂了一句,转身朝焚化间那边走去。这些野猫野狗的吃吃喝喝他们不管,可他就怕这些东西把单位的线路又或者是设备给损坏了。他决定过去看看,然后把那些溜进来的猫狗给赶出去。

    “嗒!”按亮了焚化间的照明。焚化炉的炉盖是打开的,一股子极其炙热的高温从里边往外喷发着。间或着,还有几条火舌燎出来。值班员心里一慌,来不及去喊人,匆忙之中就要去找熄火的按钮。同时他心里在庆幸,幸亏自己来了,要是再过一会儿没准高温会把这里给点着了。明天,明天一定要把这件事向上级汇报一下。看看是不是能把围墙加固修补一下,然后在上边拉上一圈电网。他心里这么想着,眼神无意之中却是透过观察窗朝炉子里瞥了一眼。

    “来,来人”一眼看去,就看见两个人正躺在炉子里。现在已经不能算是两个人了,是两具被焚化得差不多了的尸体。火焰不停地从他们体内往外燎着,他们的皮肤已经溶解得差不多,露出了皮肤下边森森的白骨。值班员张嘴干呕了两下,然后转身就朝门外跑去。他顾不得把炉子里的火焰熄灭掉,此时他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跑出去!

    “你们一起五个人值班?还有两个呢?”值班的人把情况汇报给了经理,经理又拨打了110。等警察到的时候,焚化炉里边的火才刚刚被赶来的经理给熄了。捂着鼻子看了看里边的那一堆骨质,负责此案的许海蓉问身后有些战战兢兢的值班工们。

    “不,不知道啊。我们本来在一起打牌的,然后他们中途说要出去有点事”发现焚化炉里有人的那个值班工牙齿打着磕答道。如果可能,他真不想再待在焚化间里了。忽然间他觉得新人的想法是对的,离开这里,出去随便干点什么都比这里好。

    “他们的电话,你们都有吧?联系他们!”许海蓉带着两个警员四下里查看了一番,在焚化间的后门处,她发现了一堆还没有完全被烧干净的纸钱和香烛。蹲下身子捡起一支烧了半截的香,在灰烬里拨拉了两下她起身进屋说道。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用户已经转入来电提醒”当着许海蓉的面,经理分别拨打了没有在场的那两个人的电话。两人的电话里先后传出这么一条提示音。一起关了机?这么巧?经理心里隐约有些不妙的感觉。

    “队长,这是捡出来的骨灰和骨质”一个法医手里拎着一个证物袋走过来说道。

    {n

    “拿回去做dna鉴定还有,辖区派出所的同志来了没有?”许海蓉走出了焚化间问道。

    “来了许队长!”两个辖区派出所的警员闻言连忙从警车旁边走了过来道。

    “麻烦你们出动警力,寻找他们的下落。”从经理那里要来了失踪人员的资料,许海蓉将其递到警员的手中说道。

    “一定尽力,我们现在就开始摸排!”两个警员接过资料看了看,然后马上应道。

    “麻烦你接着联系他们,一有消息立刻向我们汇报。”转身对跟在身后的经理嘱咐着,许海蓉抬起腕子看看时间,然后朝警车里走去。

    “收队!”靠坐在座椅上,她点了一支烟吸了一口后,沉声对身边的警员们说道。警员们闻言,收拾好手头的工作,先后上了警车。他们知道,今晚注定又是一个不眠之夜!